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6-11-09

美国2016年大选的谜底在今天揭晓,在经历了长时间的同场竞技,终于到了观众现场投票的环节。投票之前,各大媒体的民意调查均显示被FBI放过一马的希拉里领先,甚至微软的大数据预测也认为希拉里将获胜。

网红特朗普看起来似乎一切都不太妙,但谁知选举的结果却出人意料(声明:至少不包括我,我在今天早上8点就在朋友圈和微博上预测特朗普胜出)。特朗普居然连续在一些摇摆州反超对手,最终特朗普以48.7:47.7的得票率战胜希拉里,赢得关键的宾州20张选举人票,总票数超过270票,赢得总统大选。

毫无从政经验、常常满口跑火车的特朗普,居然把从政经验丰富、倍受精英阶层支持的希拉里打败了!真是让众多支持希拉里的传统媒体大跌眼镜,但事实上特朗普的成功并非偶然。我们从经济学的角度,一起来看看网红特朗普是如何成功的吧。

与希拉里相比,特朗普有显著的差异化优势

作为竞品,希拉里和特朗普面对的是相同的目标市场群体。虽然打广告把自己夸得天花乱坠,但还没当选之前,谁也不知道他们才是更对自己有利的总统。因此,某种意义上来说,两者的产品质量都是一样的未知状态,相当于产品性能的同质化。

那么,此时决定用户选择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就是产品的差异化特征。苹果手机为啥卖得好,而很多国产手机品牌近年消失了,主要原因就是苹果手机有着独特的差异化优势,如流畅的系统、丰富的应用、时尚的设计等,而国产手机很多完全同质化。同理,如何在一堆候选人中,让选民一眼辨识出自己来,也成为特朗普们的成功关键。

表面来看,希拉里拥有着丰富的从政经验,曾有望成为第一位美国女总统,遗憾惜败于奥巴马。前第一夫人、前国务卿的身份引人注目,希拉里能力出众,是个非常优秀的人,获得评价非常高,以至于有人甚至称她为近10几年来担任美国总统的最佳人选。但在选民看来,她和以前其他的总统候选人太像了,高学历、能力强、精英阶层,除了性别不同,希拉里并无显著的差异化特征。

而特朗普则正好相反,是个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素人,作为体制外的莽汉,一路走来委实不易。零乱夸张的发型、十足逗比的作风、毫无政治正确禁忌的一张大嘴,这根本就不是总统候选人的样子好么?

可是,在普通选民看来则人家敢说又好玩的新鲜形象。而且,很多普通人关心却不便表达的问题,比如抱怨黑人犯罪率高、要加强打击非法移民、严格审查****等,特朗普都咣咣咣地脱口而出,切中人们的痛点。嗯,这个逗比说出了我一直想说又不便表述的想法。

特朗普大嘴出言虽然有些粗鲁,但实际细想他的政策主张很多还是有道理的。比如他表示要对非法移民采取更严格办法,也不是野蛮极端的一刀切,而更加科学有效的管理。其实是对合法移民权益和底层劳动者的保护,此举不但深受低收入白人群体的支持,也得到亚裔等少数族群的普遍欢迎,甚至同根生的拉丁裔选民也多持支持态度。

用谷阿莫的话来说,特朗普好不做作、清纯可爱,和外面那些娇艳贱货完全不一样,她们都只会说假话来骗我们的选票,而你尽说大实话。因此,令人眼前一亮的特朗普给用户留下了鲜明的印象,得以从对手强劲的共和党内一路撕杀出来,一路挺到决赛。

与希拉里的传统形象相比,实际政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甚至还不错的特朗普,显然更具有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颇具用户思维,更讨好新生代选民的欢心

在传统媒体方面特朗普吃尽苦头,先后与各大媒体交恶不说,左派的赫芬顿邮报甚至不顾风度地在头条用脏话痛骂他。就算是本党的右派媒体也很少为他说话,甚至对民主党候选人的丑闻选择无视,让同一阵营的特朗普很是伤心。

但是,不要紧。社交媒体的兴旺发达,让个性十足的特朗普在新生代选民上获得足够的支持力量。所谓新生代选民,不单单指的是年龄上比较小的选民,而是指越来越依赖社交媒体而不是传统媒体来获取资讯的选民。

对于30岁以下的年轻人来说,Facebook、Instagram、Twitter等社交媒体远比CNN和《纽约时报》重要得多。而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很多中年人也成为移动社交的忠实用户。比如特朗普本人就是个Twitter重度用户。新生代选民不但把个人社交圈子建立在社交媒体上面,而且把它当成获取资讯和观点的最重要来源。

特朗普天生逗比的网红基因,使得他在社交媒体上混得风生水起。平均每月发推370+,日均12条,甚至一般活跃用户也望之兴叹。从 6 月开始,特朗普的Twitter已经累计发布和被转发了350万次,运用自己的Twitter账号制造事件,回应那些不认同他的选民,聚拢并沉淀一帮他的支持者。活跃度和互动性都全面碾压希拉里,左派的《华盛顿邮报》也不得不服,将特朗普的Twitter账号称为“Surprising Genius”(超级天才)。

另外,在社交媒体经营上,特朗普走的也是个人化亲民路线,晒晒打高尔夫、和漂亮老婆****恩爱,偶尔低调地炫炫自己的奢华,这些都有别于一本正经严肃过头的希拉里。特朗普不仅在Twitter大出风头,同样还攻陷了“teddy bear of social media”(社交媒体中的泰迪熊)的Instagram。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教授Kerric Harvey认为“特朗普在这次选举中将它拖入了混战,就像给泰迪熊装上了锋利的牙齿”,转化为自己传播观点、争取亿万选民的战场。

特朗普更具有用户思维,知道用户在哪里,他们的偏好和需求,以及如何吸引他们的关注。他的一些政策主张,的确也打动了用户的内心,如前所述不再赘述。专家认可的产品未必是好产品,而得到用户认可的无疑是真正的好产品。

风险可控,支持特朗普不会造成灾难后果

由于特朗普口不遮拦,经常爆出一些惊人言论,被人一再贴上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宗教歧视、自恋狂、法西斯的标签,给人一种不靠谱的印象。反对他的人常常会说,特朗普根本不适合担任总统这么重要的职务。

大选其实也是一种投资行为,同样会存在着投资风险问题。那么投票给特朗普这种“不靠谱”的人当总统,会不会因为他未来的疯狂举动给国家和个人的利益带来巨大风险呢?

由于美国总统权力很大,集国家元首和行政首脑、军队首长于一体,甚至还可以否议会的法案,有人认为美国总统的权力和皇帝相差无几。应该说,可能性的确是存在,但风险性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首先,历任总统的政策与其竞选言论往往都有较大的出入。很多竞选时反华言论很厉害的总统,比如说里根,当选后其实也没有对中国有啥大的不利举动。毕竟,屁股决定脑袋,竞选时没有包袱,想怎么说就敢怎么说,但当选后就必须考虑现实的国家整体利益。特朗普说得狠,并不代表当选一定做得狠。

其次,由于美国政体有着比较完善的三权分立制度,加上新闻自由和舆论监督,特朗普的狂言要变成现实事实上几乎没有可能。特朗普宣称要在美国墨西哥边境修长城的事情,他想立项都比较困难,更不要说申请下费用了。

更重要的是,美国立国两百多年以来形成的民主自由精神根深蒂固,是最强大的制约力量,可以及时制止任何可能使美国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美国社会强有力的纠错能力,是保护国家稳定和持续前进的重要保障。也就是说,能选你特朗普上台当总统,也同样能赶你下架。

既然投特朗普的风险并不算大,属于可控风险范围之内,那么还有啥好担心呢?喜欢他,或讨厌她,就投特朗普一票好了。

特朗普成功的基础是社交媒体的崛起

最后总结一下特朗普的成功,出色的差异化优势、良好的用户思维、低风险可控,这样的投资对于用户来说,难道不是一个成功的好项目吗?权衡之下,市场很自然地做出了反应,最终多达50%的美国投资人决定支持特朗普,从而成就了特朗普的逆袭。

特朗普成功的关键就在于社交媒体的普及,使得个人摆脱传统媒体的依赖为自己发声成为了可能。否则在过去,你不可能想象,没有媒体和党内人士支持的特朗普能影响如此众多的年轻选民。传统媒体即使再强大如《纽约时报》等也不过百万级别的用户,而通过社交媒体可影响千万上亿的选民。特朗普用自己的行动,再次证明了传统媒体影响力的时代的确已经过去。

从奥巴马当年利用互联网长尾效应众筹选举资金、聚拢粉丝支持,到如今特朗普通过社交媒体的胜出,互联网新技术的发展对人们日常生活和社会活动的影响越来越深远。而再次败北的希拉里,则连续吃了两次未及时拥抱新技术、新思维的亏,实在是很可惜啊。很可能你比特朗普优秀,但非常抱歉用户更喜欢的是他,希拉里你出局了,这就是商业市场的自然规律。所以说,我们的传统产业巨头们,一定吸取希拉里的深刻教训,否则类似腾讯市值超过中移动的案例还将不断在其他行业发生。

当然特朗普的成功,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偶然现象,社交媒体的崛起让网红当选为总统,不代表以后总统都会从网红中产生。毕竟,差异化特征会很快被对手模仿而失去优势,任何产品要成功最终还是要靠产品本身和营销等多方位的努力。

但至少说明一个现实,那就是任何品牌和产品,都必须重视社交媒体的重要性,充分利用它接近自己的目标用户。我想,至少现在看这篇文章的您,很可能就是我的潜在用户哦,欢迎关注帮助我先成为科技作者中的网红吧,谢谢。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

2016-08-23

要说当下最热的当属刚刚闭幕的奥运会,要说2016年的热门词,网红当然不让地排在其中。而当奥运遇到网红,就如一股股雪崩般的泥石流。

与外面那些娇艳贱货完全不同的傅园慧、李朱濠等一大波非典型选手蜂涌而出,令人应接不暇。其中傅园慧直播时创下了观看人数过千万的纪录,彻底碾压传统一线网红,甚至是一线大明星。在奥运、直播等因素的推动下,个性彰显又接地气的网红成为本届奥运会除金牌和竞技之外的最大亮点。

内容支持,网红经济渐成气候

不过排除奥运效应之后,今年的网红最有代表性的应该还是PaPi酱。如果说咪蒙是去年最火的网红,而今年则非PaPi酱莫属。

和靠锥子脸、卖丑露肉等方式走红的典型性网红相比,PaPi酱和咪蒙都可算得上是“美貌和智慧并重”的妹纸。受过良好教育,并有着不错的专业素质,使得她们在一干网红中显得鹤立鸡群。

以PaPi酱为例,短短半年多时间,便在各大平台拥有数百万粉丝,已经获得超过千万元的巨额融资估值过亿,投资人徐小平更是把她说成“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鲁迅”。徐小平的这种说法有待商榷,与其说PaPi酱在针砭时政,不如说是做视频的段子手而已。把PaPi酱捧到如此高度,除了自己是投资人外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说辞。

但不可否认,网红+内容输出的方式的确让新一代网红赢得了更多关注和正面评价,也更有故事可讲。还有一些网红开网店,直接通过电商来变现,成绩还算不错。据称顶级网红的服装网店,在上新款时竟可达到千万级销量,和一些专业品牌相当。网红电商的潜力引起了阿里和京东等电商企业的关注,视为未来电商发展一大趋势。网红对于未来娱乐、营销、电商甚至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都将有着重要的影响。

网红面临着监管政策,投资风险大

虽然影响力剧增,但网红的发展前景却不是特别明了。即便是PaPi酱,在操盘手罗振宇和杨铭的努力下,把处女广告拍卖活动做得红红火火。但开拍前被广电总局紧急要求下线整改、去除低俗内容,势头和影响力便立即大受冲击,网红的脆弱性如此不堪。尽管最终处女广告完美地以2200万元天价拍出,但却因为过于不合常理而饱外界的质疑。

由于少数网红在直播时存在着涉黄行为,直播平台的监管被有关部门重视,已要求实施实名制及黑名单制度。这意味着,尚未真正火起来太久的网红们过去所依赖的最简单、最吸粉的方式,正在被监管所剔除。

网红作为新兴的经济形态,其发展走在政策监管的前面。而我国一向非常重视网络正能量和安全管理,也使得网红在监管层面面临着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和风险。如果一旦被有关部门认定为价值观问题,那么可能直接被封杀,投资人面临血本无归的地步。

而没有了日常的俚语点缀,没有对一干贱人的声讨,你能想象新闻联播化的PaPi酱和咪蒙还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色,对粉丝还有多大的吸引力。在适应监管尺度和讨好粉丝之间,网红如何进行平衡,是个难度不小的问题。

网红经济将成为常态,但网红却难以持续

不管我们是否喜欢他们的风格,PaPi酱们都在向人们显示网红经济的强烈存在感。随着社交网络平台的不断繁荣,会有越来越多不同类型的网红出现。如果我们把网红的概念稍稍扩大一些,罗振宇和徐小平也可以认为是网红,而特朗普更是以超级网红的身份拿下了总统候选人的资格,很有可能问鼎美国总统宝座。

美国著名艺术家安迪沃荷曾经预言:“在未来,每个人都会有十五分钟的成名时间。”除了成名更快外,这句话还有另一层意义,即每个人走红的时间也非常短暂。如今这个预言在网红身上实现了。绝大部分的网红一夜爆红,但也迅速流星般划过归于平静被遗忘。只有少数能够持续走红,PC时代的网红多如牛毛,但现在仍有影响的不过是芙蓉姐姐和凤姐少数几人,移动社交时代仍然在重复着这个趋势。

展望未来,网红和网红经济在泛社交化的趋势下将成为常态。由于有着众多的展现平台,和不断涌入试图一举成名的年轻人,网红群体会越来越庞大。年轻人喜好的口味在不断求新求变,推动着一波一波网红快速迭代。只有少数顶级网红能从中获得巨大收益,更多小网红的结局只能是过把瘾就死。当然对于渴望成名的年轻人而言,只要能过把瘾走红一回便已经足够满意。

本届奥运会快速爆红的傅园慧们,或许能成为孙杨、宁泽涛那样的广告庞儿。当奥运会热潮过去,但他们的网红热度同样会很快消退,终将如流星般划过。当然他们的本来身份就是专业运动员,而网红不过是我们加给他们的另一个称呼而已。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

2016-05-01

上月21日(3月21日),阿里巴巴(下文简称阿里)召集250家媒体到杭州总部,宣布2016财年其电商交易额(GMV)突破3万亿元人民币,并认为自己2016财年内有望超越沃尔玛,成为全世界最大零售平台。

GMV突破3万亿,阿里为何还盯上了网红经济?

这个说法引来一些争议,但不论怎么说,阿里平台的体量迅速增长是事实。且不看外媒如何评论,以阿里目前的增长趋势,单纯按照GMV来计算的话,阿里超过沃尔玛那是迟早的事情。

应该说,阿里的确是富可敌国,越来越强大了。可是GMV都突破了3万亿元,阿里近来却还盯上了不怎么显眼的网红经济。

3月1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杭州的2016天猫全球商家大会上发表演讲时称,“这两年用户行为变化太快,大量消费者跑到移动端,今天我们已经处于无线时代。”他指出,阿里无线化有三个重要方向,就是在无线化里面实现社区化、内容化和生活服务化。他首次肯定了网红的重要性,并称阿里也会建立基于淘系的达人运营、内容运营的团队。

据悉,目前有数百位网红在淘宝平台上开店,拥有超过 5000 万粉丝,他们依靠社交网络快速引进时尚风潮,在淘宝上进行预售、定制,凭借强大的粉丝号召力获得了较好的销售,形成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从2015 年 9 月开始,淘宝已经为网红开设 IFASHION 平台。这次张勇的表态,无非再次以高层的身份肯定了网红对于淘宝的重要性。尽管整目前整体规模并不大,为什么阿里开始盯上了网红经济呢?

粉丝经济模式通过市场检验渐渐成熟

网红开店虽然是近年的新现象,但它所代表的粉丝经济模式却由来已久。国内这个风气是从娱乐圈明星开始的。早年港台娱乐圈中,陈冠希(嗯嗯,就是那位艳照门的主角)、周杰伦、李晨、潘玮柏、罗志祥等人均开有自己的潮店,并早已汇聚众多人气并愈发红火。这些潮流明星以自己的穿着品位打造潮人时尚,将自己的时尚态度融合进潮牌理念,增加自身人气的同时也创造了时尚潮流,当然获利也不菲。

后来李静借鉴这个思路创办了乐蜂网,签约了众多明星的潮品牌入驻。借助明星的知名度和号召力,相关业务发展迅速做大,一时间乐蜂网也因此成为电商新贵。虽然后来因为竞争激烈,加上经营上出现了些问题,导致乐蜂网被唯品会收购,但其粉丝经济模式却为日后其他新兴垂直电商打开一个新的窗口。

相对于明星的身价过高和专业性不足,有颜值或有专长的网红要接地气得多,在电商化的路上显得更有优势。没有开店对自己身份和名气的顾忌,网红经济在美妆、服装等快消品方面很快找到自己的位子。不少垂直电商如蘑菇街、小红书等把网红经济作为电商突破口,而一些网红则自发地在淘宝开店,试图实现粉丝变现。

网红经济在业界也得到了广泛认可,甚至连导师李开复也表示肯定并持看好态度。前景看好,加上商业模式也通过了市场检验,几乎没有什么风险,阿里自然无法忽视这块有潜力的市场力量。

流量、流量、流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阿里盯上网红经济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网红经济能为它从站外带来非常可观的流量。

经过高速发展之后,淘宝的流量增长速度越来越慢。一方面是电商的高速发展期已经过去,淘宝自我生成流量的天花板显现;另一方面是移动社交时代的到来,各个垂直电商移动APP的迅速崛起,从外部对淘宝流量形成了分流。

而入驻淘宝的卖家和品牌都仍在增长,这就迫切需要更多的流量来满足卖家和品牌的需要。阿里入股新浪微博,除了布局社交对抗腾讯外,另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淘宝导流量。所以我们看到,阿里在入股之后,就和新浪微博签订长期协议,大量投放广告,以至于满眼望去尽是淘宝直通车和钻展。

近年来,阿里收购动作频频,在O2O领域、电商周边、移动互联网领域、社交软件、文化传媒、物流及金融方面,阿里都有所动作。阿里的收购非常繁杂,根本无法用技术整合来解释,反而更像是通过收购加大对电商流量的垄断,因此有人笑称阿里收购的目的只有一个:给我流量!

而网红恰恰就是能自带流量的群体,顶级网红的粉丝数量在百万级别,数十万粉丝的网红更多。他们在淘宝开店,根本不需要从淘宝现有的流量池中来导流,而是大量粉丝从站外扑回淘宝,购买网红店铺的商品。据悉,部分红人店铺上新时成交额可破千万元,表现丝毫不亚于一些知名服饰品牌。正当为淘宝流量大伤脑筋之时,阿里突然发现了自带流量的网红群体,无异于雪中送炭。

事实上,除了流量和交易量外,网红凭借着在社交网络上的强大影响力,还给淘宝带来可观的新用户,那自然更是意外惊喜。

增强社交影响,介入内容生产

网红的社交影响力,也是阿里看好的因素。说起BAT时,人们常常认为阿里连接起了人和商品。往细了说,淘宝通过商品连接卖家和用户,天猫通过品牌连接卖家和用户,而网红则是通过社交关系连接起用户和商品。网红经济这种商品、用户和社交的强关系,正是阿里想突破却一直没能做到的。

移动互联网时代,社交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几乎无孔不入,电商也不例外。社交电商的概念也油然而生,微商可以说是其中的先锋,尽管我们被朋友圈的面膜方式所轰炸而不屑,但不可否认微商的开拓性作用,据称业绩出色的面膜微商已经年利润过亿。

此外,社区+电商的模式成为很多移动APP向电商渗透的方向,社交、内容同时发力,以增加用户的信任度和粘度。微博、陌陌等社交应用也跃跃欲试,试图从中分得一杯羹,其中微博早就推出微博店铺。在国外,Facebook和Twitter在2014年就开始进行站内购物按钮的试验,瞄准那些冲动购物“爱好者”。

尽管目前国内的社交电商还不足以撼动阿里的电商霸主地位,但影响力却在稳步增长。鱼龙混杂的微商正在经历规范化的淘汰赛,有赞、微盟等正规平台的店铺成长迅速,美妆、女装、跨境电商等纷纷以社交电商开路,攻城拨寨,来势汹汹。

众所周知,社交一直是阿里的短板,也是心头之痛。阿里并不担心社交平台本身,它在乎的是社交可能改变了用户的购物习惯,导致阿里的电商流量和销售被抄截,动摇了电商根本,之前封杀微信正是基于这个考虑。阿里投资微博、陌陌等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增强在社交上的话语权。网红经济的横空出世,让阿里在社交应用找到了一个突破口。不需要控制社交平台,通过网红就可以打通各个社交平台,把商品卖出去。网红的社交强关系,使得各大社交平台为自己所用,这才是阿里最想的结果。

除了单纯靠颜值的锥子脸外,网红中还有一类是专业达人,如美妆、衣饰搭配等方面的草根或明星专家。他们提供着与商品使用相关的优质内容,尽管目前多以广告营销的方式介入电商,但他们未来的影响或将不会弱于15分钟爆红、爆红15分钟的锥子脸们。因为专业技能的内容,远比颜值和猎奇更加有生命力。通过他们,阿里也可从单纯的商品销售介入内容生产, 摆脱原来的单纯卖货模式,推动电商模式升级。当然这些都相对要远一些,可能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网红取代淘品牌成为淘宝成长新动力

曾几何时,淘品牌是阿里平台上最具活动的成长力量。凭借着流量红利和初期先发优势,众多淘品牌涌现而出,缔造一个个电商神话,也推动着阿里的业绩节节上升。

但随着天猫前身淘宝商城的成立,淘品牌的短暂春天便宣告结束。在战略和资源日益倾向天猫的情况下,淘宝成为天猫流量的入口。一大批淘品牌在传统品牌入驻天猫后倍受冲击,被收购的已经算是幸运,更多的淘品牌从销售榜单上消失了,只有极少数顽强地生存下来。加上天猫2015年开始实行品牌邀请制,不对新兴品牌开放,淘品牌成长晋级的土壤已经不复存在,淘宝商家的成长通道受限,淘宝也正失去原有的活力。

尽管从收益上来说,淘宝对于阿里的重要性日益降低,但淘宝作为阿里的母体,业务上对天猫、天猫国际的支撑作用仍然非常显著。最近阿里有个动作,就是天猫国际向淘宝C店启动分销模式,表面看是支持淘宝C店发展。而实际情况恰恰相反,由于天猫国际流量不足,启动分销的目的是想通过淘宝的大流量为天猫国际导流,提升销量。如果没有淘宝,阿里很多业务都将受到严重冲击,包括如日中天的天猫也不例外。

但问题是目前淘宝上卖家的生意越来越难做,如何确保淘宝平台卖家的积极性和成长空间,让淘宝成为支撑阿里整体业务的流量池和卖家储备库。淘品牌凋零之后,这个问题显得尤为迫切。

网红经济的兴起,则为淘宝提供了由个人品牌向商业品牌转化的新可行模式,预计未来阿里或将会出台专项计划,扶持有影响力、达到销售量级别的网红品牌向天猫转移和升级。

引入网红经济这条鲶鱼,为淘宝小卖家找到新的晋升之路,也带动淘宝恢复活力,有利于淘宝的生态平衡和发展。

网红经济或成为下一个电商竞争热点

总结下,阿里之所以盯上了网红经济这块蛋糕,无非就是看中这个已通过市场检验的新兴商业模式,不光能为自己带来流量和用户,更可以突破社交网络的限制,为淘宝带来新的活力,促进市场繁荣,可谓有百利而一害。3万亿GMV虽然高,但是想实现未来数年翻番的目标,在自然增长之外,阿里还得从其他地方想办法,网红经济正好是其中一个好方向。

值得一说的是,作为阿里的竞争对手,京东也注意到了网红经济的潜力,据报道京东服饰在2016年重点打造达人计划。与阿里的网红直接开店不同,进入京东达人计划的网红和时尚自媒体以“时尚合伙人”的身份参与,更有社群和内容电商的玩法。京东也有自己其独特的优势,那就是京东店铺可以和微信打通,让网红能充分发挥社交优势,获取更加快速的成长。

未来电商网红经济的发展,阿里京东的对战固然或许将成为一大看点,而其他社交电商同样有自己的机会,毕竟它们更加重视,投入和专注才是成功的保障。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