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3-21

2017年国内互联网最具能量的破坏力量当属今日头条,引来BAT的集体重视和围剿。其旗下的抖音则是短视频行业的颠覆者,简直可以用横空出世来形容它在过去一年多的表现。

3月19日,今日头条旗下的短视频应用抖音宣布品牌升级,正式启用全新的品牌口号“记录美好生活”。而在此前,抖音给自己产品的定位是音乐创意短视频社交软件,专注年轻人的15秒音乐短视频社区。新的slogan推出,意味着抖音根据自身发展状况和市场态势,对产品进行全新定位打响了策略转型战。

避免沦为现象级产品,未雨绸缪进行策略转型

在短视频应用当中,抖音的玩法可能是最容易上手的,用户通过抖音选择歌曲后直接拍摄视频,就可以将其制作为15秒的音乐短视频。相当于抖音在应用内提供了若干个短视频模版,用户只需要完成拍摄这一个相对简单的环节,即可“创作”出自己的作品。这样就极大地降低了拍摄短视频的成本,扩大了内容生产者的群体,而且在整体内容质量上也有所保证。

抖音的做法与当年小咖秀对口型非常类似,只是后台技术和表现形式不同而已。两者甚至初期发迹的路线都一样,借助微博的流量和明星的传播来为自己打开局面。与小咖秀、秒拍不同的是,抖音有今日头条这个实力更加强大的亲爸爸,可以倾尽用户和流量资源进行扶持。

类似于小咖秀的才艺表演模式,更接近于一对多的秀场,比较依赖于外界提供的流量支持。缺点是当新鲜感过后,用户就容易对它产生审美疲劳,如果无法通过其他因素维系的话,热度会随之下降。

即便有社交应用的流量加持也难以幸免,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小咖秀。2015年秒拍CEO韩坤曾对腾讯科技表示,小咖秀帮助用户突破了不知道拍什么的障碍和短视频的传播障碍,在这个基础上,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表演方式,而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圈子,通过社交分享和彼此影响,将不断地给小咖秀新的传播和新用户。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韩坤描绘的美好愿景并未实现。当年小咖秀在微博的扶持下,确实曾像超级明星那样在微博、微信上火极一时。但是对于现象级产品而言,若不能突破瓶颈,那么大红大热的巅峰往往就是衰落的开始。小咖秀没能突破瓶颈、走出现象级应用火后即亡的宿命,如今已经沦落为无人关心的弃妇。

况且,即便是亲爸爸,今日头条也不可能一直源源不断为抖音进行导流。毕竟在这个时代流量是稀缺资源,有着很大的机会成本。当机会成本超过抖音的增长价值时,今日头条自然就会对其断奶。一旦失出了今日头条的资源扶持,抖音能否保持增长或者说留存住现有用户呢?显然,这个问题值得今日头条和抖音思考,事实上他们也对研究得很透彻。

年轻用户永远在追求更新潮更好玩的东西,今天的领先不意味着长期的优势。如果继续在才艺表演这条路走下去,抖音恐怕也可能重蹈小咖秀的覆辙。因此,抖音未雨绸缪,在热度上升时就开始筹备转型,希望通过策略转型来强化用户关系、提升用户粘度。

它的面前其实本来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升级为短视频媒体平台;二是转变为泛生活类短视频平台。

前者的终极目标是YouTube,而事实上抖音打造网红的能力也的确不错,大家都有目共睹,应该说完全具备这个潜力。但在今日头条的内容创业大矩阵中,另一个项目西瓜视频已经被定位为泛视频媒体平台,盯着YouTube对标爱奇艺、腾讯视频的战略任务早就分配给了它。

为了避免内部恶性竞争,同时抖音的用户关系程度也确实比西瓜视频更强一些,因此抖音最后只能选择泛生活类短视频平台这个方向进行策略转型。

狂怼快手,直指短视频市场老大地位

说到抖音和短视频,就绕不过快手。抖音异军突起之后,抖音和快手终有一战的说法便四起。加上短视频内容形式和目标用户都非常接近,在我之前春节回乡印象的接触中,很多年轻人就同时是快手和抖音的用户。 两者必有的一战实际早已经展开,这从前段时间双方激烈的公关战和品牌宣传战就不难看出来。

从体量上来看目前市场霸主仍是快手,不过显然两者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小。从0到月活上亿,抖音仅仅用了不到一年半的时间,而这个过程快手费了5年多的时间。没办法,白手起家的草根创业者和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富二代创业者就是不一样,更何况快手还是国内短视频市场的早期拓荒者。

艾瑞网的数据显示,2018年2月,快手的月度独立设备为1.82亿台,抖音则将近1.47亿台。快手领先了23%,3500万台的差距看似不小,但在增速方面抖音领先很多。虽然快手也在增长,不过其环比8.3%的幅度远低于抖音的43.2%。若以此速度延续,很可能抖音的月度活跃设备数在一两个月内超过快手。不过,抖音的增幅似乎也开始出现下降的势头,2月份的环比增速43.2%就低于1月份的46.5%。加上黄金期春节已经过去,想在大基数之上继续保持高增长速度会比较困难。

如果说之前抖音和快手是在暗战,那么随着抖音确立新定位二者变成了台面上的明战。抖音的新slogan——“记录美好生活”,与快手的“记录世界记录你”,几乎是一个事物的两个不同表述方式。如果您认为这个感觉还不够明显,那么我们一起看快手对自己的定位是:记录和分享生活的平台。显然,这意味着抖音采取了与快手几乎完全相同的策略定位。请注意,抖音还在生活面前加上了一个定语——美好,似乎有意无意地对用户和外界暗示对手很low,非常直接地硬怼上了快手。

当然在外界看来,抖音和快手本质上并无太多区别。我觉得知乎上之前有个网友说评价非常精辟:抖音是城市版快手,而快手则是乡镇版抖音。前面我提到的同是快手和抖音用户的年轮人,他们在和我交谈时承认最近自己玩抖音多于快手,但强调自己玩抖音多一些并不是感觉快手low,只是因为抖音的一些玩法比较新潮好玩。

因此,至于二者未来谁胜谁负,目前还不好说,毕竟各有优势和不足。抖音的用户年轻有活力,内容虽然单一但整体质量略高一些,加上有今日头条的用户和流量扶持,实力不俗。而快手用户群体分布更广泛,用户粘度大,而且在内容生产快手也比抖音接地气,更贴近生活和工作的定位。我个人的看法是,抖音和快手之间是一场持久战,很难在短期内分出胜负。

张一鸣的野心,抖音社交化才是终极目标

相对而言,社交化是抖音新定位中隐藏较深的长期目标,这也是今日头条未来要主攻的方向。微头条和抖音可能是头条系最为看重的社交突破口,毕竟只有流量并不牢固,把用户关系捏在自己手上才更踏实。

我在几个月前就预测,今日头条很可能在今年适当时候将微头条独立出来与微博竞争,并建议腾讯重启腾讯微博提前应对。当时不少人认为我言过其实,事实上看微头条的发展趋势,这个迹象日渐明显。拿最近的315六六投诉京东一事来说,始于微博、热在微信,却最后终结于微头条。大量名人明星的入驻,以及今日头条通过手机联系人激活普通用户,让微头条正在成为越来越多用户的公共发言平台之选。对于新浪微博而言,狼已经来了,正在路上。

现在看来,抖音则是张一鸣社交梦的另一个重要棋子,将主打针对年轻人的视频及图片社交。图片社交和视频社交在国外发展非常不错,在国内受到微信的压制还没有类似的成功者,即便是快手其短视频社交也不能说是非常成功。但市场上没有真正的成功先例并不代表没有机会。抖音的用户非常年轻,乐于接受新生事物,加上今日头条的扶持,如果产品和运营得力,是有从腾讯的社交体系中实现突围的可能。

抖音的计划应该是这样的:从“记录美好生活”开始,增加内容的丰富度,让之前的观众从配角转变为参与其中的主角,并逐渐增强用户之间的互动联系,最终达到社交化的目标。知名科技自媒体人李慕阳在朋友圈感慨: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抖音已经变成猫狗宠物视频专区了,恐怖的兴趣推荐信息茧房啊。似乎验证着抖音可能正在达到其中的某些步骤,社交大计并非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

或许我们现在也可以这么说,未来抖音与微信也必有一战。当然前提是抖音的策略转型能够成功实现,这是未来生死攸关的关键,并不容易达成。相比之下,抖音能否击败快手反而没有那么重要,毕竟两者调性不同,面对的用户群体也不尽相同。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

2017-03-24

3月23日,快手对外宣布完成了由腾讯领投的新一轮3.5亿美元融资。前不久才刚刚关停微视业务的腾讯,却突然投资了基因有些另类的快手。同是视频应用却命运完全不一样,腾讯这个转身乍看之下有些突然。其实要说热门应用,快手去年一鸣惊人最为关注确实不假,但今年以来更抢眼球的还有不少,比如狼人杀、SnapChat等。以国内而言,源于杀人游戏的狼人杀今年似乎更风头大劲,为什么腾讯没有选择狼人杀而是投资快手?

一些狼人杀类产品对外声称自己不仅是一款游戏,而且还是社交应用,甚至在苹果应用商店把自己归在了社交类。具备用户沟通互动功能的产品比比皆是,以功能来认定社交属性未免过于简单化。从游戏到社交的演进,理论上是行得通的,但实际上至今还没有过成功的先例。因此狼人杀类产品,准确来说只是一款移动音频视频游戏,加上并非原创,对腾讯而言价值并不大。

快手三大优势可与腾讯实现互补

而快手则完全不同,它集内容、用户和流量于一体的视频社交平台。官方数据显示,快手全球拥有超过4亿用户,2017年的日活跃用户(DAU)超过5000万,日上传视频超过500万条。腾讯看中快手,是因为快手的优势正好可以与自己现有产品互补,共同开发未来市场:

1、更贴近农村市场。快手的用户以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和农村用户为主,中国数以千年的农耕社会传统,使得三四线及以下城市与农村用户的特性比较接近。这也是外界经常用“农村包围城市”来形容快手的发展之路。由于中国仍处于城乡二元的社会,国内社交应用的重心也基本集中在城市,农村市场尚未得到重视,这一点腾讯也不例外。而随着城市市场饱和与农村消费升级,互联网企业深入农村市场是必然的趋势,也是正在进行中的演变,比如电商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向农村渠道下沉。通过快手,腾讯可以更加快速深入农村,在未来农村市场中维持领先优势。

2、更贴近年轻用户。这里的年轻用户,不是20岁以上的年轻消费者,而是泛指伴随移动互联网成长的00后和95后。之前有流传出来的说法,称快手用户的平均年龄只有14岁。虽然目前尚未得到官方资料证实,但快手用户的年轻化和集中程度却是不争的事实。用户年轻意味着可能拥有更好的未来市场。微信现在成年人社交市场占据绝对优势,但在年轻人社交中却处于劣势。在更酷更好玩的功能面前,像快手这样的应用很可能从腾讯手中夺走相当市场,从而构成威胁。入股快手,也像是腾讯对未来的一种战略投资。

3、补上短视频内容短板。在外界的第一印象中,快手的内容低俗劣质。但事实上,在每天上传超过500万条的视频内容中,也不乏优秀的作品。都说高手在民间,只要给一个平台和有效的激励机制,就能让优质视频内容创作者脱颖而出。腾讯围绕着内容在文学、动漫、游戏、音乐、影视等都有所布局,但在短视频内容这块,关停了微视(微视应该视为战略放弃)的腾讯略有不足。投资快手有助于补足短板,也和腾讯在内容上的一贯理念相符。

视频领域因技术而显现新的机会

其实移动视频应用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兴起,最早的一批是短视频应用。国外Vine之后,2012年前后,国内一窝蜂地冒出了数十个项目。为了应对美拍、秒拍、拍酷、玩拍、微拍等的挑战,腾讯在当年9月上线了微视。而腾讯刚刚投资的快手也是其中众多应用之一,只是当时的名字叫GIF快手。但在微信等主流应用加上了短视频功能之后,短视频应用的市场前景就立即暗淡下来,只有少数生存到现在。

第二波视频应用的创业浪潮,则是移动视频直播。国内从2015年年底开始,2016年上半年最为火爆,然后下半年开始就走向平淡。但不妨碍一些公司因为直播业务,而在赢利方面实现咸鱼大翻身,比如陌陌。作为新兴业务,移动直播还在不断向前发展,只是市场和投资者变得更加理性。

如今这一波则刚刚兴起,是以视频社交和移动视频游戏为代表。前者如国外的SnapChat、Monkey,在国内目前尚未有类似的对标应用,和之前两波侧重于工具和内容不同,这次创业者直接瞄准的就是社交功能。后者如国内最近大热的狼人杀游戏,据说现在就有40多家企业加入角逐。

值得注意的是,每一次视频应用的迭代,其实都是背后的网络基础条件和技术进步推动的结果。早前的短视频如此,后来的直播也是如此。狼人杀为什么在去年下半年才上线,就是多人连麦技术这时才成熟,从而得以把线下的杀人游戏搬到手机上来,从开始的音频游戏逐渐做到视频互动。

而云服务平台和第三方技术服务企业的出现,帮助初创企业降低了技术门槛的同时,还提高了时效。即构科技CEO林友尧认为,像音视频这种高难度的技术,如果创业团队从头做起,至少需要几年时间才能达到产品要求,投入大周期长。现在云服务可以快速集成到产品,实现快速创新。创业者更有机会去尝试细分领域,快速试错和迭代,或者分配更多资源和精力在运营和营销上,从而做大做强。

目前很多国内直播平台就是采用即构科技的基层技术,以保障直播平台的平稳安全运行。狼人杀使用的多人连麦技术,在即构早已得以实现,并在直播平台得到应用,推动直播向着更具场景化的方向发展。林友尧认为,类似电视台实时直播、远程课堂、远程会议等都可能是直播更有商业价值的新领域。随着实时视频技术的发展,他还预测下一个突破口,很可能就是视频社交。

国外视频社交发展迅猛,全面开花

之前我曾说过,视频不是社交沟通的最佳方式,但看了最近一些国外的例子后有必要修正自己的看法。不同环境成长的消费者,可能形成完全不同的使用习惯。视频社交有可能随着年轻人的成长而普及,在未来成为社交的重要形式。

还记得以前马化腾说过,他看不懂以“阅后即焚”起家的SnapChat。看不懂没关系,尽管面临着Facebook和Twitter模仿的阻击,这并不妨碍SnapChat从图片社交发展到视频社交,在美国年轻人社交市场攻城略地,一直做到成功上市。2017年3月2日,Snap正式在纽交所挂牌,成为继阿里之后美股科技企业最大规模的一次IPO。

但比SnapChat还让人吃惊的是00后视频社交应用Monkey,上线五周其用户量就达到20万,最近的界面数据显示,注册用户已经突破了300万。Monkey界面和功能都很简单,系统让年龄相近的用户配对视频,聊得来可以续时接着聊,或者一键转至Snapchat;话不投机则一拍两散。

另一个表现突出的产品是据去年上线的视频群聊Houseparty,半年时间积累超百万用户。去年年底,其产品下载排名曾一度超过Facebook。联合创始人、CEO Ben Rubin曾表示,Houseparty的用户群体主要在25岁以下。与Monkey一样,Houseparty的界面和功能非常简单,主要是靠新奇好玩的视频群聊功能来吸引用户。

由于发展势头良好,Houseparty去年已完成由红杉资本领投的5000万美元融资。另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攻入视频群聊战场的就有Kik、Tribe、Squad、Airtime、JusTalk、ooVoo等一大波产品,说明国内国外创业者都是一样喜欢跟风热点。

受到Houseparty、Monkey大热的影响,避免年轻用户流失,连Facebook、Line也坐不住了,先后上线了视频群聊功能。社交巨头的相继加入,用户年龄从低开始向上延伸,反过来又推动着视频社交向前发展,呈现全面开花的情景。

投资快手或意在未来的视频社交

Monkey的用户平均年龄低到仅有17岁,正好与两个创始人相仿。在他们看来,不仅Facebook老了,甚至刚刚上市的SnapChat也有些过时。

这些95后00后的国内用户也正好与此类似,他们有87个以上的理由,要与微信保持着距离,在他们看来,“一个连GIF动图都不能发的软件怎么能满足95后的需求?”,于是退而求其次选择相对功能丰富、更好玩的QQ,用斗图来释放自己的天性。

这给腾讯的未来带来了不小的隐患,毕竟以一个QQ来粘住年轻用户是不保险的。当有其他更简单更新奇更好玩的社交应用出现时,年轻用户就会断然离去。在QQ不便大动手术的情况下,采取投资或收购其他创业项目就不失为一个策略,像当年Facebook收购Instagram就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实际上谷歌也在早前战略入股了SnapChat。因此,腾讯投资快手最根本的因素,可能不是两者可以形成互补,而是意在布局未来的视频社交。

未来,腾讯应该会适时推出新的年轻人社交工具,无论是内部研发还是投资。在此之前,通过投资快手腾讯就多了一个选择:直接改造快手,或以快手为母体推出类似于Monkey的新视频社交应用。快手的设计理念同样主打简单易用,在技术上背靠腾讯也不是什么问题(事实上早在2015年微信就已经内嵌了群视频功能)。这样既实现了年轻用户的产品扩张,也可避免对微信的现有用户冲击,算是两全其美。

随着5G时代的到来,和视频技术的进步,新的视频社交时代或许也将来临。技术固然重要,但如同Monkey验证过的那样,只有年轻人才最清楚“骚浪贱”是什么,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产品和功能。从优秀技术向好产品的转化,才是最有价值的跳跃,比技术本身还要重要。也就是说,除了腾讯,其他创业公司同样也有机会。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

2017-01-06

从兴起到衰落,Vine如流量般划过

对于短视频行业来说,2016年最有影响的消息当属秒拍母公司一下科技获得5亿美元融资。2016年11月21日,拥有秒拍、小咖秀、一直播三款应用的一下科技资宣布完成5亿美元E轮融资,投资方包括新浪微博、上海广播电视台等。这也是国内短视频行业单轮融资金额的最高纪录,一下科技的估值也借势一举冲上了30亿美元。

不过有人欢喜有人愁,其他短视频应用企业并没有秒拍这么幸运。短视频在近两年经历了大兴大落的阶段,不过转眼之间,便从当初的兴起到如今沦落为过气行业。2016年短视频行业的日子固然过得不好,而2017更可能是决定短视频生死的的关键一年。

投资人更看重的是一直播,而非秒拍

准确说,一下科技这轮的融资并不是仅针对秒拍一个业务,而是整个公司,包括秒拍、小咖秀和一直播。如果进一步说,其中估值最大的部分很可能已经不是秒拍,而应该是一下科技2016年才推出的新业务一直播。

一直播推出的时间是2016年5月,时机其实一点都不早。像映客、花椒它们,2015年就已经在市场上呼风唤雨了,甚至连陌陌也先于2015年下半年就开始转型直播,并且赚得盆满钵满。

2016年上半年国内直播应用呈现爆炸式增长,但再繁荣的增长市场也承载不起这么大群的饿狼。因此当时业界普遍认为绝大多数直播应用将很快被淘汰出局,进入2016下半年以来的市场整体表现确也如此。很多直播平台纷纷陷入融资和经营困境,风光不再,不少已经停止运营。

但2016年才姗姗来迟的一直播却能逆势而上,不但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生存下来,反而发展迅猛,挤进了直播市场的第一阵营,俨然成为今年直播行业最亮的一颗明星。

是技术实力比别人先进,还是运营能力更强?或者可能存在一些这样的因素,但真正更有决定性的因素是:一直播有个别人羡慕的好爸爸——新浪微博。

据统计,包括这次的E轮,新浪微博已经连续参与一下科技的4轮投资,可谓是一下科技的最坚定投资者。新浪董事长兼CEO曹国伟曾公开这样对外表示:“新浪微博将持续为一下科技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事实上,一下科技从新浪微博获得的远不止是单纯的资金支持,更有宝贵的流量入口和渠道支撑。因此无论秒拍还是一直播,都比竞争对手具备更强的视频创作、分发、互动和社交能力,从而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甚至于小咖秀这么一个纯娱乐性的小应用,一下科技也因为背靠微博社交大树经营得有声有色,这在外界来说几乎是难以想像的。

短视频应用难以突破,发展靠拼爹

早在2014年国内短视频继文字、图片、语音之后大热,业内有人发问当红的短视频应用中会不会诞生出微博、微信这样的新社交应用霸主时,我就泼了一盆冷水,认为这种可能性极小。主要原因是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短视频的拍摄和分享功能都不是杀手级应用,很容易被模仿和移植。社交应用加入短视频功能技术上没有难度,后来微信就不出意料地增加了小视频,其他如手Q、微博、陌陌都也增加了这项功能。最新消息是微信小视频的时长从6秒增长到了10秒,业内普遍认为这将进一步压缩短视频应用的生存空间。

其次,大多数短视频应用都主打视频拍摄和编辑美化功能,与唱吧、美图****等类似,更多体现的是其工具属性。受困于应用场景的单一,工具属性的应用想在社交上突破难度较大,支付宝的一次次无功而返就是例证。

此外,社交应用用户沟通联系的最佳媒介方式是文字,其次是语音,再然后才是视频。微信早就支持视频和语音,但实际使用中人们还是多以文字为主。相关统计显示,使用语音的主力是中老年用户,而主要原因是打字不方便。不仅是短视频,即使是直播也同样无法颠覆人类的沟通方式,视频类应用更好的方向应该是偏内容的媒体平台而不是社交。

而最终的市场发展,也证明了短视频应用并不具备挑战主流社交的条件。鼻祖Vine兴起的确快,曾经一度成为互联网独角兽新星和人气王,但衰败也更快,仅仅四年就沦落到关停和要被转卖的地步。而在国内,当时微视、美拍、秒拍、拍酷、玩拍、微拍、GIF快手等一长串的名单中,如今很多已经默默无闻,仿佛从来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一样。

如果稍加留意就不难发现,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短视频应用似乎走不出拼爹的怪圈。

比如Vine的衰败和母公司推特的经营状况息息相关。在与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视频巨头YouTube和社交新贵Snapchat短视频业务的竞争中,推特能给的资源扶持越来越少。这导致Vine的运营力度、用户基数和活跃程度处于下风,人气迅速下滑,而网红集体出走反戈一击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与国内的情况极其类似,有强大干爹或亲爹背景的秒拍、美拍都活得不错。微拍是拼爹走向另一个极端的例外,它作为腾讯的战略防御性产品,像腾讯微博一样完成阶段任务后就被主动放弃,爹让儿死儿不得不死。而其他没有资金和资源支持的产品,多数生存艰难。

2017年短视频,要么转型要么被淘汰

在国内的短视频行业,快手算得上是个异类,既没有雄厚的资本,也没有资源支持的干爹。但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和准确的市场定位,以及简单易用的产品特点,成为短视频中为数不多的转型成功者。

很难用哪一个标签来准确定义快手,短视频还是直播,内容平台还是社交平台?而快手给自己的定位是:“为每个普通人提供记录和分享生活的视频社交平台”,从数据上来看,这个目标基本达到。

快手现在拥有超过4亿的用户,日活跃用户数达到4000万,每天产生数百万条UGC短视频,以及数量更加庞大的图片信息流,现已经成为极富生命力的内容生产平台。同时从用户和日活等指标来说,也仅次于微信、QQ、微博之后稳居国内第四大社交平台。尽管很多人吐槽快手是一次性网红生产基地,但相比其他短视频,不得不承认集内容、用户和流量于一体的快手更具商业价值。

另一个转型不错的则是美拍,可能是母公司美图基因的原因,美拍很快从工具属性走向了图片社交。尽管美拍认为从工具到媒体到社交是逐步递进的关系,希望自己未来能在社交更进一步,但实际上定位精准的美拍更现实目标是成为年轻女性社区,同样也不乏市场价值。

美拍的母公司美图已于去年12月在香港成功上市,但上市数日后便跌破了发行价。主因是:营收与用户数量不成比例,加上近两年数倍于营收的巨额亏损,母公司美图的商业模式和赢利模式受到了市场的质疑。数据显示,美图2016年第三季度营收6.28亿元,其中互联网服务及其他营收仅1850万元,占比2.9%显然过低。而美拍作为母公司美图应用矩阵中的重要一员,未来不仅要继续做活内容和社区,更要承载如何深挖用户价值、创造营收和利润的重大使命。

展望2017年,短视频应用的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面临着要么转型要么被淘汰的境地。出路无非是三条:1、退守到单纯的工具应用,2、像美拍那样发展为垂直内容平台或社区,3、像快手那样转型为视频社交平台。

社交之路过于艰难,相对而言前两条路更适合短视频应用转型。退守到工具应用最简单明了,但大部分企业很可能心有不甘,最终或将朝内容平台和社区的方向转型。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