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7-01

昨晚可能是球迷最痛心的日子,梅西和C罗两大球星携手出局。我看了法国和阿根廷的图文直播,关于这场比赛本身的内容,作为伪球迷就不多说了。

出于习惯和好奇,我在用各大APP看图文直播时,顺手把当时参与直播的人数给截屏了。事后感觉这组数据非常有意思,就简单展开分析了一下,从中或许能管窥出国内移动门户竞争的一些态势。

套用一句俗话,那就是:属于梅西C罗的时代结束了

网易新闻老当益壮,参与人数意外遥遥领先

真的是万万没想到,网易新闻APP居然是昨晚法阿之战直播人数最多的一家。

我第一次截屏是在23点17分左右,当时参与人数就达到600万,远超267万的今日头条和255万的腾讯新闻。由于比赛精彩不断而进入高潮,不少人不甘于在朋友圈看比分而选择直接看直播,各家APP上的在线人数都显示出增长态势。我的第二次截屏是在23点51分,网易上参与观看直播的网友猛增到近960万人。

这个数据有多吓人呢?要知道第三方机构艾瑞网的监测数据显示,网易最新的月度独立设备数也不过9400多万台,意味着可能有超过10%的月活用户同时在线观看这场比赛的直播。之所以说可能,那是考虑到网易的人数显示可能包括PC站点的网友,而网易PC站点的流量仍比较可观。

数据来源:艾瑞网

在今日头条异军突起之后,有人说将来是资讯类产品是腾讯和头条的天下。理由是:前者有庞大的用户基础,而后者有着产品优势。我却坚持认为网易可以从中搏得一席之地,原因很简单,网易独特的用户文化能够凝聚住用户,不被其他产品吸引而流失。

现在看来,网易始于PC时代的跟帖传统并没有因为移动化的转型丧失,网易跟帖仍然是业内神一般的存在,甚至还因为智能手机的普及还得到了加强。同样一条热点新闻,可能流量不如其他APP,但互动的热度却毫不逊色。而昨晚的比赛在线人数更是用强大的数据说明了这一点,很好,请大黄易继续保持下去。

新势力今日头条崛起,搜狐如梅西C罗般老去

今日头条的崛起是移动资讯类产品的大事,这次世界杯焦点战直播也显示出了它的江湖实力。在线人数居然超过了传统老大腾讯,仅次于社区文化浓烈的网易新闻,这中间有意外因素(后边会讲到),但还是令人有些震惊。

同样是艾瑞网的监测数据,今日头条最新的月度独立设备数为近2.15亿台,而在23点31分时其在线人数达到了392万人,相当于月活用户的2%。今日头条用户的组成成份复杂,爱好和关注点比较分散,加上基本以移动用户为主,能达到这个比例已经很不错了。

这表明今日头条的用户粘性在增强,一些人渐渐形成了凡事上头条的使用习惯。以前大家是看资讯而上今日头条,而现在看娱乐看体育比赛也开始选择今日头条。这正是今日头条所希望看到的,意味着流量价值的进一步提升。内涵段子用户的互动水平,可能国内仅次于神一般存在的网易跟帖。而从今日头条的互动内容(不是指本场比赛的互动,本场比赛我没有留意各家的互动情况)来看,内涵段子的高质量用户人群已经回流。

相对应的是以搜狐为代表的传统门户的老去,搜狐新闻目前的月度独立设备仍有6900多万,但是昨天的直播参与人数却只有区区6万人,最后高潮时刻仍没能突破10万,完全没有当年门户霸主的风采。其实搜狐还不是最惨的,当年的门户还有几个能记得TOM和中华网呢。

腾讯新闻的在线人数略低,但未真正反映实力

说实话,腾讯新闻这次的直播人数有些出人意料之外,居然落在网易和今日头条之后。按说,腾讯有着国内最庞大的用户群体,而且腾讯新闻APP安装量在资讯类中也排名第一,哪怕关注世界杯的用户比例较低,也不可能这么少的用户参与。

不过,这次腾讯新闻的在线人数较低是有一些客观原因的。

与其他APP想方设法地聚拢流量不同,腾讯新闻非常大度地为其他公司的产品进行导流。这次腾讯新闻在直播时置顶了两条导流广告,分别是央视影音和咪咕视频的。两条导流广告的强行插入,使得文字直播的内容在首屏只剩下了可怜巴巴的两行。如果只考虑到观看图文直播的用户体验的话,我想这个产品经理或是运营经理完全有理由杀了拿来祭天。

与改版后公众号首页刺眼的“取消关注”一样,这两条导流广告对于用户的诱导暗示非常明显,似乎在对着用户强调说视频看着更爽,你们别在这看图文了,赶紧去央视影音和咪咕视频那边看视频直播多好。坦白说我自己其实也更想看视频直播来的,但因为住处WIFI信号很差才放弃下载视频APP的。这样因导流广告而减少的人数大概有多少,我不得而知,但应该不在少数。

因此,尽管受到了今日头条等产品的冲击,但腾讯新闻的真正实力被低估,322万人不是它的真实水平。

移动门户战略当立,腾讯、百度、头条终有一战

俗话说一叶窥秋,通过昨晚这场法国阿根廷焦点之战的各家数据,结合其他信息,也能分析出一些发展趋势。以下是我个人的几点看法:

1、资讯类APP正朝着移动门户的方向发展

严格意义上说,单纯的资讯类APP已经不存在,各家的产品内容和功能都在不断增加。自媒体、视频、问答、直播、游戏等新内容纷纷加入,用户的社交功能普遍得到了强化,资讯的分类越来越像曾经的门户网站。或者我们可以这么说,资讯类APP之争,已经不是单纯的资讯内容竞争,而逐渐演化为全方位满足用户需求的移动门户之争。可以预见,各家的资讯APP不再是原来的一个移动产品,而是成为产品矩阵中最重要的移动门户,是流量和用户的大本营。

2、今日头条是从资讯产品向移动门户转型较好的一家

不管我们对今日头条的产品属性怎么看,但不得不承认目前它是从资讯产品向移动门户转型中做得较好的一家。今日头条的增长已经接近瓶颈,它意识到了技术并非万能,很早就开始重视社交功能和社区文化的建设。内涵段子的关闭,自然是损失,但也带来了意外的好处,那就是前面说的大批内涵段子用户被迫转移到今日头条,带动了互动热度、丰富了社区文化。

3、竞争将在腾讯、百度和头条之间展开,网易是不容小视的存在

未来移动门户之争,或许会影响到今后国内互联网的格局。我的看法是将在腾讯、百度和今日头条之间展开,而网易仍将作为倔强的萝卜而独立存在。一点资讯和新浪新闻还得加油,否则有可能被边缘化。相对来说,没有阿里什么事,毕竟它在这方面基因过于贫乏,除非它收购了某家公司。但这种可能性不大,一来合适的标的极少,二来收购了也未必是好事。

腾讯新闻的用户基础优势仍在,但短板是运营。其实腾讯互动的质量还可以,但积极性不是很高,需要在产品层面上重视用户文化。百度的情况与腾讯有些类似,百度APP的月度独立设备数达到了4亿多,但用户文化的短板更加明显,加上需要先要完成搜索工具的蜕变,付出的努力更多一些。

内容只是基础,而用户文化运营将是关键因素

从传统门户的兴起、巅峰到衰退,再到如今的移动门户之争,互联网业态似乎走过了一个轮回,只是从PC轮转到了APP。当门户衰败时,有人高喊门户已死,但如今看来,改换的只是外在的形式,而商业的竞争本质始终没有改变。

移动门户如果只有内容的堆砌,而没有运营和社区文化将无法长久。人是社会性的动物,共同的兴趣、情感甚至价值观,才是连接用户的最好产品纽带。内容的质量和数量固然重要,早期确是产品突围的关键成功因素,但后期则成了必要生存因素,而关键成功因素则变更或者说升级为产品文化的培育和扶持。网易系列产品能在BAT和头条系的挤压下保持着生命力,则恰恰与以网易跟帖为代表的特色文化被长期传承下来息息相关。

而当在放弃最具有活力和社区文化的搜狐圈子的那一刻起,搜狐作为互联网门户的未来命运便已注定。即便是搜狐最早启动移动化战略,但终究失去了这场龟兔赛跑的胜利。不禁让人心生感叹:和梅西、C罗一样,属于查尔斯和搜狐的荣光年代已经过去。

说明:抱歉,由于事先没有准备,导致收集的数据不是很全;比如未下载新浪新闻,忘记去百度APP查看,没能同步收集各APP网友互动的数据。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

2018-06-09
宣布收购之后快手和A站在微博上秀恩爱

多年风雨飘摇负面不断、甚至屡次面临生死劫的A站,近日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好消息。快手老铁果断出手整体收购了A站,虽然据说后者的新估值已远不如之前,但在经历多次股权更迭之后能有一个稳定生存环境总归是一件好事。

对于快手来说,它为什么对一家很多投资人躲避不及的没落视频网站感兴趣?快手此举背后又可能隐藏着哪些深层意图呢?

A站低价但不便宜,快手望借其品牌为自己正名

有人说,快手这次收购A站是抄底捡了大便宜。这句话不太准确,抄底或许是事实(其实也未必,如果再晚点入手可能价格会更低),但显然没有捡到大便宜。所谓捡便宜是说买到价值超过价钱的东西,A站标价比先前低了但不代表它就便宜,因为它的实际价值也同步下降了相应幅度甚至更多。

A站近年来一直在走下坡,各任股东只顾及自身利益,up主、用户和员工流失严重,处于严重被掏空的状态。我们以第三方容易观测到的用户来说话,艾瑞网的数据显示,今年4月最新的月度独立设备数仅为287万,还不到去年6月660万台的44%。月度独立设备数和月度活跃用户数非常接近,前者在10个月的时间内就减少了一半多,意味着后者也出现了断崖式下跌。这表明A站用户在快速流失,原因则很可能是up主转投其他平台,内容也随之变得乏善可陈、没有吸引力。

A站近一年来的月度独立月度设备数持续大幅下滑

相比之下,老对手B站稳定发展,今年4月的月度独立设备数达到了6563万台,为A站的22倍多,而且还处于平稳增长的态势。非常重要的是B站实现了赢利,而A站仍然处于严重亏损状态中。无论是绝对数据还是相对数据,A站与行业领导者的差距在持续地扩大,其价值不可避免地出现下滑。

近年来A站的估值逐步缩水,去年底阿里旗下云锋基金入股时的投前估值仅为7.5亿元,而此前A站上一轮估值还是18.5亿元。快手此次收购价格尚未公开,但由于各项数据的持续下滑,外界预测此次估值应不足上次云锋基金投后估值10.3亿元,很有可能低于7.5亿元。

因此,如果说目前A站最大的资产是什么,或许就只能是它的品牌了。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很自然地想到,快手收购A站的其中一个目的是以此来为自己正名,摆脱品牌low的外界形象。

以往说到互联网品牌low,我们都会马上想到头条和快手,一个是low里low气的资讯类app,另一个则短视频中的low典型。如今,头条通过商业化后的规范和新产品抖音的崛起,逐渐开始摆脱low的固有形象。快手却仍然深陷其中,空有数亿用户的广泛消费者基础,却难讨广告主的认可。不少广告主担心,在快手投放广告会影响自己的品牌形象,这样一来对于快手的商业化非常不利。因此,在即将上市之际,快手迫切需要为自己正名。

近年来,二次元文化也从亚文化走向主流舞台,形象日益正面为社会所接受,甚至成为潮流时尚的符号。作为二次元文化先锋的A站如今虽然落魄,但声名仍在互联网江湖。将A站纳入自己的旗下,让快手的整体品牌内涵得以充实和延伸,有利于品牌正名。这实际上与头条推出主打高逼格的抖音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抖音是头条的内部产品、A站是快手从外边收购来的。

A站是快手的扩张突破口也是内容输出渠道

A站的前世今生在此不赘述,前面也有提到它是国内最早的一个二次元文化视频网站,在业内具有较大的影响,在爱好动漫的年轻群体中知名度甚高,一举一动引人关注。因此,不少人认为快手收购A站是为布局二次元市场,而且现在正值其IPO前夜,拿下A站有着更好的故事可讲,从而推高自己的整体估值。

不排除快手可能有一点点提升估值的这种想法,但我分析还是它收购A站总体上是基于竞争策略的考量。因为收购一个处于急剧下滑的低价值标的,短期内很难提升其市场前景,对于快手即将到来的IPO估值帮助并没有多大。在我看来,快手收购A站的主要目的有两点:

1、两者具有互补性,A站被视为市场扩张的突破口

诚如网上流传的那张照片一样,略有土气的快手老铁迎娶没落贵族小姐姐还是非常激动的。为了表示对A站贵族血统的尊重,快手承诺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保持原有团队继续维持独立运营和发展。同时,快手将在A站短缺的资金、资源、技术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从字面表述就不难看出,快手希望A站将来去做增量市场,而不是整合进现有的产品体系之中。

快手和A站用户城市分布对比

根据极光大数据提供的资料显示,快手和A站用户的年龄结构和男女比例都非常类似或接近,只是用户分布的区域相差较大。A站6成多的用户集中在一二线城市,而且多为喜欢潮流文化的年轻人;快手正好相反,其6成左右的用户集中在三四线及以上城市。一二线城市市场是快手的短板,抖音就是利用一二线城市的市场空白,快速崛起对快手形成了冲击。

尽管A站现在没落了,但它所处的行业却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对标上亿用户的B站,海外上市后其市值高达45亿多美元,A站未来的潜在市场前景值得期待。不难看出来,快手非常看重A站的品牌和团队,特别是前者。某种程度上A站可以与快手形成互补关系,将重心放在一二线城市市场的拓展上。在快手整体策略规划中,A站不是买来补足现有的短板,而是用来进行市场扩张的。

2、将A站作为内容输出渠道,尝试挖掘内容价值

抖音上大多是半成品模式生产出来的作品,质量水准比较接近。相比之下,快手上的内容原生的较多,整体质量参差不齐。既有不少看起来low的内容,同时也有非常多优质的内容,只是限于产品设计和算法,很难展现给用户。之前有看到一篇文章就讲到这种情况,作者与快手某员工熟识,他抱怨快手上缺乏自己想看的某类特色内容时,这个员工都能在后台系统中帮他找到相应的内容,但他自己却从来没找到过。

也就是说,快手积攒了非常有厚度的海量内容资源,堪称是一座内容富矿,只是它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开采方法,或者说现有产品逻辑和运营思路之下暂时无解。

在收购A站之后,快手总算有了一个较合适的内容输出渠道,今后可尝试将一些有个性特点的优质内容输出到A站。当那些有特点的优质内容被深度挖掘之后,快手有望实现内容、创作者和平台的多赢局面,有利于推动商业化。

可能有人会反驳,快手的内容怎么可能入A站用户的法眼呢?其实还真有,不信大家可以去看看B站用户关注的内容,现在抖音小姐姐视频大有攻陷B站之势。而抖音小姐姐的视频内容,同样也是快手的强项。此外快手在各行各业、生活才艺上的长尾视频内容沉淀颇丰,届时也有望得到A站细分兴趣用户获的关注。这样可以较快地丰富A站的内容资源、提升用户的满意度,继而带动up主的积极性,为A站用户创作更多的内容。

与快手竞争的不只是抖音,而是今日头条

快手应全面对决今日头条,不能跟着抖音节奏走

去年以来,短视频行业风云乍起,快手的行业霸主地位受到了抖音的强有力挑战。抖音能在短时间内气势盖过快手,除了产品和运营能力出色外,另外还有两个主要原因:1、并非抖音单打独斗能力超强,而是头条系矩阵作战的结果。头条通过抖音、西瓜、火山从短视频、小视频、直播等多个方向形成合围包抄,快手双拳难敌四手。2、抖音得到了今日头条倾全集团之力的资源支持,要流量给流量、要用户给用户;抖音能够持续地增长,与今日头条上随处可见的短视频露出和APP引导下载广告是有很大相关的。

目前快手的应对策略,主要盯着抖音来打,因此我们看到了快手近来有抖音化的趋势(当然抖音的定位也在模仿学习快手,新slogan可以说明一切)。这个策略有一定的针对性,但也不完全准确。谁打谁我打谁,这是本能反应,但要赢得根本胜利,首先要看清背后的实际对手到底是谁。快手面对的看似是抖音,但实际对手则是背后的今日头条。如果快手有效无法制衡限制今日头条,那么抖音借助今日头条的资源支持其攻势永远一波强似一波,而自己将陷入疲于奔命的状态。

之前我曾经不只一次地赞赏过今日头条的扩张策略,围绕着用户不断扩展内容服务,从资讯到问答,从图文到小视频、短视频。这个过程中充分利用了今日头条APP的用户和流量资源,其内部产品孵化成功率到惊人,产品的竞争力极强。

其实,快手也有类似于头条的资源优势——内容和用户,7亿用户2亿多月活不用说,特别是内容资源没有得到真正有效开发。因此我认为快手应该以今日头条为竞争目标,形成产品矩阵迎接竞争。策略要点如下:

1、打造一个内容池和流量池作为母体,可以用现有的快手APP来优化改造来实现,也可以从快手APP中把功能分出来。这个平台同时也是一个集图文、短视频、小视频为一体的内容创作平台;用户既可以用它一进行专业创作,也可以记录平凡人生活的点点滴滴。

2、确定一个主战抖音的短视频产品,与抖音展开对攻。如果内容池和流量池是快手APP的话,那么就得考虑重新推出一个产品。和1一样,是否选择新开发APP有利有弊,需要全面权衡利害关系再确定。

3、逐步推出新的产品,在资讯、小视频、长视频、音频、音乐等不同方面进行布局(不要忽视长视频,它迟早也是大战场,收购A站相当于提前布局),最终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内容产品矩阵。既然今日头条现在可以从短视频的各个方向来包抄快手,那么将来快手也可以通过新产品来直接切入头条的主营业务市场进行反击。这其中资讯类和小视频产品是急所,若能快速做大这两个产品,将迫使今日头条为了保住主业市场而减少对抖音的资源扶持,从而削弱抖音的攻势。

4、新产品充分利用内容池和流量池进行引导做大做强,比如:用户创作的作品可以自动备份到相应的新产品APP上,在快手APP的信息流广告、个人页等位置进行引导下载安装APP,体系内账号打通一键同步登陆新产品等。

在这个策略体系中,快手将把现有的竞争变成了比拼耐力的持久战,而不是今日头条所希望的速战速决,从而有望从全面的被动防守转为有守有攻的阶段。

不想输掉竞争,快手就必须发挥自己的内容优势

现在的快手有点像金庸笔下的虚竹早期一样,空有一身的深厚内力却不知道如何使用,导致在实战中处处被动。去年抖音异军突起之后,快手确实一度被后者的攻势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好在快手自我生产内容和流量的能力较强,虽然被动但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从快手收购A站和相关的表态来看,快手似乎也开始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个问题,并有意设法开发利用内容资源。比如说,它承诺让A站保持独立运营,在资金和技术之外给予其他资源扶持。不足7.5亿元的收购案,动作并不大但代表的意义重大,说明快手开始重视内容资源开发,并将其视为企业竞争策略的一部分。

快手的内容资源优势理论上有着广阔前景,只要开发得当,甚至有可能与头条相抗衡。而换言之,快手如果不想输掉与今日头条的这场竞争,就必须学会发挥自己的内容优势。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

2018-05-31

今日头条昨天生生地把自个儿玩成了头条,把新华社玩成了背锅侠。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下午,今日头条APP给用户们无差别推送了这样一篇文章——《新华社:要多少文件腾讯才肯收手》。凭着劲爆抢眼球的标题和今日头条全平台流量加持,这篇文章瞬间刷屏,各大网站转载如云,腾讯仿佛一时间成了“全民公敌”。

文章中历数网游的原罪,比如“大多数网游在设计之初,就会刻意放大甚至推动人性的弱点”等等,听起来都是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但文章标题的火药味之浓烈,倾向性之严重,怎么看都跟国家级通讯社历来严肃严谨的风格违和。

\Users\Administrator\Desktop\新建文件夹 (2)\2110717065.jpg

果然不久就有吃瓜群众扒出了真相:此文出自“新华网”而非新华社,而且文章标题也被人手动了手脚而改头换面了。

万万没想到啊,新华网的原标题是:《多少道文件才能管住网游对少年儿童的戕害》。然而,今日头条在推送文章时来了个偷换概念,直接在标题中把“网游”替换成“腾讯”,让腾讯来吸引火力。

看来,今日头条也知道腾讯的名字是个流量主啊。不过,这样的“标题党”真的好吗,难道就不怕出现责任和问题吗?

常常看新闻的人大都知道:新华社是国家级通讯社,新华网则是上市公司旗下的互联网经营单位,两者的名字只有一字之差,而主体性质上却有非常大的差别。

不难看出,今日头条此番“标题党”操作,实际上是将源自于新华网的文章篡改了标题,再冠以新华社的名义进行全面推送。

这样的做法真的玩得有点大,就算你跟腾讯有什么私怨,也不能拿国家舆论重器开玩笑。这事说严肃一点,就是涉嫌假借国家公器名义私用。这有点类似于人们常说的“假传圣旨”,要在古代封建社会可是个很严重的事情。

窃以为,这次事件再次突显了今日头条的短板,它没有经历过传统媒体时代,缺乏媒体价值基因。因此在涉及自身利益的舆论报道和公关方面的作法,往往显得既草率又浮躁,潜意识地把用户当成自己的免费资源,鼓动他们跟着自己的节奏一起死命嗨。某种意义上,“内涵段子”不就是这样被“嗨”没了的么?而数千万的用户则沦为了炮灰牺牲品。

据报道,在“内涵段子”事发后,今日头条曾承诺将远离低俗恶趣味标题党,为此招了大量的内容编辑,不过现在看来效果不佳。想问问今日头条的编辑们——

新华网、新华社、新华书店,你们能搞清楚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和区别吗?

2018-01-22

关于今日头条与某某必有一战的各种分析言论,近一年来总是不绝于耳。而这一次,今日头条终于对外显露出了自己的勃勃野心。

1月18日,今日头条发布《头条号平台关于规范推广类信息发布的公告》,将于1月24日起禁止在头条号内容中推广微信公众号、微博等第三方平台的帐号及二维码。而在此之前,今日头条已于2017年9月禁止用户使用微博账户登陆。因此,这个公告被外界视为今日头条公开与微博、微信决裂,对两者直接宣战。

封杀第三方账号,头条近怼微博远追微信

年初今日头条公开招聘2000人内容审核团队时,不少人认为这只是整改的举措。然而其中包含着更多深层意图,当时我预言它将在不久的未来把微头条独立成微博类产品,与新浪微博展开正面的直接竞争。这次今日头条封杀第三方账号的表态,意味着相关动作将会加快速度向前推进,新浪微博将首当其冲。

近年来新浪微博的财报越来越好看,但靓丽报表的背后是用户体验的下降(当然王高飞同学应该不会这么认为)。这导致包括KOL在内的很多用户产生了强烈的不满情绪,此前新浪微博为了更多赢利或其他目的,一度极不在意这部分KOL和用户的心理感受。因为微博类产品只此一家他们无处可去,要么通过购买相关服务贡献利润,要么沉默不做声。

自从今日头条的微头条推出后,让这部分心存不满的KOL和用户有了新的选择。曾经在一次和某互联网巨头高管私下交流时,我问你们老大为什么喜欢上微头条不玩微博了,他回复说是因为新浪微博老是莫名其妙地限制老大的权限所以干脆转移阵地了。微头条能够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就火爆起来,分流了新浪微博大量的KOL和用户,还是要拜新浪微博的运营策略所赐。

如果说新浪微博近忧在眼前,那么对于腾讯来说则是远虑在后。短期而言,无论是今日头条的内容产品体系还是将要上线的社交产品,对腾讯都形成不了正面的威胁。腾讯旗下的腾讯新闻和天天快报在用户数量上也不落下风,形成了双保险。而微博本来就是当年腾讯策略性放弃的一个市场,新浪和今日头条谁抢占了看来似乎都无关紧要。

但腾讯的远虑在于,互联网产品最终都是用户使用时长和流量的竞争,此消彼长就会产生影响,就像外卖大战让方便面品牌很受伤一样。假定有朝一日,更多的用户去刷微头条了,那么他们刷微信的时间和次数就会减少,间接降低了微信的商业价值。同时,今日头条的庞大内容矩阵也会利用微头条的分发优势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而这就将触及到腾讯的核心利益。此外,今日头条今天能借微头条来怼新浪微博,未来也不排除推出即时通信应用来抢微信的地盘。以目前互联网企业业务无边界来看,这种可能性并不小。

因此,今日头条的产品定位上虽然暂时不会正面和腾讯产生冲突,但坐视头条用户关系的强化,势必在未来对其造成强烈冲击。无论如何,腾讯都不应该轻视今日头条的野蛮扩张。

腾讯手上的一张好牌:复活腾讯微博

与新浪的相对被动不同,实力雄厚的社交巨头腾讯手上有着多张王牌可打,其中一张就是复活现在休眠状态的腾讯微博,主动出击迎战。

复活之前的老项目,腾讯并非没有过先例。比如微视曾经在2017年3月一度对外宣称停止服务,但随后却仍然保持着非常频繁的应用更新,从去年5月起到现在为止就进行了9次版本更新。此举被外界视为腾讯复活微视的重要举措,目的是为了在抖音等快速崛起后保持短视频市场的竞争力。

这正与当前腾讯在微博类产品遇到的情形非常相似。关于腾讯微博的前世今生,在此不细述。有人认为这是腾讯非常失败的一个产品,事实并非如此,至少它成功实现了牵制新浪微博为微信崛起争取时间的策略目标。后来放弃运营,也是腾讯在权衡利害关系之后的策略性收缩。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而现在正好是腾讯重新启用腾讯微博的时候了。

令腾讯感到欣喜的是,现在复活腾讯微博有着以下几个利好因素:

1、用户基础和品牌影响仍在。腾讯微博并未明确对外宣布关停,产品仍有核心用户在坚持使用,他们仍保持着较大的活跃度。艾瑞网的监测数据显示,虽然腾讯停止官方运营很久了,但2017年12月腾讯微博的月度活跃移动设备仍有600万台。只要腾讯微博恢复官方运营,借助集团在社交用户上的雄厚优势,很快就可以恢复大片河山。

2、微博类产品已经被证明可以建立起有效的商业模式和赢利模式。凭借着信息流广告和其他服务收入,新浪微博近年来的营收和利润暴涨,市值一路飙升,甚至超过了鼻祖推特。现在进入微博类市场并非像以往那样只见砸钱不见回报,而是一桩有利可图的好买卖了。

3、昔日内容监管成本过高的头痛问题,如今也有了新的解决方案。搜狐、网易、腾讯当年先后放弃微博产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包括内容监管在内的运营成本高居不下。但现在可以通过人工智能的应用,至少80%以上的工作可以交由机器完成,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降低人力成本。而腾讯的人工智能技术水平在国内领先,集团内部使用的成本较低,同时也获得新的大数据资源,这些使得复活微博又少了一个障碍。

4、新浪微博的策略失误给了难得的反击机会。新浪微博一家独占后有所膨胀,用户体验下降,并从之前的公众话语场变成了娱乐营销大平台。广大用户希望市场上出现一个更好的微博应用,苹果APP store腾讯微博的评价中就有不少这样的呼声。今日头条的微头条能在短期内迅速吸引大量的明星名人入驻,也正是新浪微博用户体验和开放性不足导致用户用脚投票的结果。

重新进入微博市场,腾讯获得策略主动

复活腾讯微博,再次进入微博市场竞争,对于腾讯来说具有多个重要的策略意义:

1、提前布局卡位,防止头条做大构成威胁。俗话说得好,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因为再宽的护城河也不能永久保证自己的市场优势。腾讯微博出击每抢占一块份额,都意味着挤压对手的成长空间,达到阻击对手防止其做大做强。在限制今日头条扩张的同时,还可以顺手打压新浪微博,可谓一箭双雕。

2、与微信形成互补,形成立体式的社交网络。微信是基于熟人的社交产品,而微博则是基于陌生人的社交产品,二者正好可形成互补。这也可能本来就是腾讯之前的产品规划,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无奈弃子(微博)保帅(微信)。如果腾讯微博和微信之间打通了账号体系,那么威力还会更大,将在内容分发、信息流广告等方面创造更大的市场价值。

3、有望激活年轻用户群体,实现可持续性发展。腾讯的微信用户群体一直在稳定上升,但它的另一拳头社交产品QQ却出现了下滑的态势。QQ用户日益低龄化,这些用户随着年龄增长将面临新的社交产品选择。年轻用户富于探索,追求存在感,他们认为微信过于稳重对其兴趣索然。与微信相比,开放性的微博产品更合乎年轻人的口味。此前新浪微博就透露过三四线城市的年轻人是用户增长的主要力量。因此,腾讯复活腾讯微博有利于吸引年轻用户,保障未来的竞争力。

以腾讯的实力,复活并做大腾讯微博并不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早在当年的微博大战中,腾讯微博就曾经发展迅速,一度用户数量和活跃度超过了新浪微博。当然,从前的成绩无法预示未来,毕竟市场环境都产生了不小的变化。不过退一步说,即便腾讯微博不能获得压倒性优势,也足以牵制对手的发展。也就是说,重新进入微博市场,腾讯获得策略上的主动权。

腾讯应将微博视为未来的重点业务

当前新浪微博处于产品体验和口碑均不佳的阶段,这个反击机会非常难得,但显然也不会一直长期存在。面对今日头条的步步紧逼,新浪微博也不会毫无反应,势必在将来改变之前的产品设计理念,优化用户体验。

如果不参与微博产品的竞争,无论微头条能否战胜新浪微博,它都将成功地进入社交领域。届时今日头条将补足社交的短板,形成以微头条为中心的用户体系,串联起流量充沛的内容平台体系,最终侵蚀腾讯商业帝国的根基。

因此,腾讯最好的应对策略就是当即立断,尽快复活腾讯微博,主动进攻。抢在微头条产品独立和新浪微博改变之前,既可以打乱今日头条的策略部署,又能抢夺新浪微博的优质用户资源。当然,要实现这个目标,像微视那样仅仅进行版本升级的力度显然是不够的,必须将腾讯微博作为未来数年内的策略重点才有可能。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

2018-01-04

在因为内容涉黄和低俗导致多个频道被暂停更新之后,今日头条在元月2日又被爆出了一个大新闻。有新闻报道称将在天津招聘2000人的内容审核队伍,负责监控审核今日头条平台内容是否违规。公开招聘内容审核人员,普遍被外界视为今日头条继集中处理违规头条号之后的又一次自我大整顿。

推崇算法的今日头条为何反其道而为之

这条招聘新闻出来之后,立刻引发了很多人的议论。各种八卦性质的槽点在此就不讨论了,毕竟作为自媒体作者我也必须要自觉地加强自我审核,以脱离低级趣味。业内最常见的一个观点是: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提高,内容审核的趋势是从人工转向机器,今日头条为何反其道而行之呢?

此话并非没有道理。早年因为人工智能技术非常落后,因此各大网站不得不依靠人工来进行内容审核。比如说BBS时代的凯迪网,就曾经拥有多达二三十人的内容审核编辑,占了总员工的20%。但随着技术手段的成熟,很多不合规的内容可以通过关键词屏蔽等方式筛选出来,大大节约了人力成本。如今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人工审核有逐渐淡化的趋势。历来推崇算法的今日头条,其机器算法技术在国内还算是不错的,似乎更没有重走人工审核老路子的必要。

不过,互联网企业大规模招聘内容审核员,也并非没有先例。去年5月,Facebook就宣布过类似的招聘计划,而且规模更大达到了3000人。当时正值人工智能大热,加上此前Facebook曾透露正研发人工智能识别监控内容的技术。于是有评论认为Facebook此举是打脸人工智能,表明人工智能尚不够成熟。

对此,机器视觉知名教授山世光认为,人工智能主要依赖的算法是深度学习的方法,只能从数据来学习,而人类除了归纳学习之外,还可以演绎推理,而机器不具备该能力。因此当前 的人工智能技术无法判断一些边界不明确的内容是否合规,如同样一句话在不同的语境下有不同的含义。再加上图片、视频、直播等新信息内容的出现,让机器面临的技术难度大幅增加,很多情况下不得不借助于人工来完成审核。

因此,人工智能+人工审核可能是目前互联网企业内容审核的较佳解决方案,它既可兼顾效率,又能考虑到整体成本控制。以此分析,今日头条此举倒也在情理之中。

据2017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披露,头条号创作者现已超过120万,平均每天发布50万条内容,每天有2000万条视频上传,而且还在持续增长之中。如此庞大的内容生产能力,对今日头条的内容审核监管提出了挑战。之前它一直强调以技术来解决包括审核在内的内容问题,而这次大规模招聘则补上了在人工审核不足的短板。

天津内容审核团队或原本在计划之中

不过另一个问题也随之而来,即便要招聘人工审核团队,以目前今日头条的体量,似乎也用不了2000人。不要拿Facebook的3000人来说事,尽管今日头条的用户过亿,但与巨头Facebook比仍相去甚远,不在一个量级之上。

那么今日头条此举如何解释呢?除了旗下的多个短视频APP也需要人工内容审核需求外,我们还可以从它的这则招聘中找到其他的线索。

内容审核、天津这两个关键词,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早年的新浪微博。在几年前一篇名为《新浪微博审核员压力下的机械化生存》的新闻中,向外界描述了略有几分神秘的新浪微博内容审核员的工作和生存状态。一百多名审核员拿着月薪3000元,12小时两班倒,平均每天处理6万条待审微博。非常凑巧的是,其工作地点恰好也是在天津,人力成本较低且离北京很近,既利于控制成本也方便管理。

种种迹象表明,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今日头条怼新浪微博的态势日益明显。今日头条去年4月份悄然上线了类微博的社交功能——微头条,直指新浪微博。去年9月份,双方因用户微博分享的内容版权闹僵,今日头条取消了微博登陆入口,开通了通讯录同步,双方早就暗中较上了劲。

由于新浪微博的限制过多、产品体验不如意,微头条上线后受到用户的欢迎,加上今日头条的日均使用时长仅次于微信,很多普通用户的活跃程度甚至可能还超过了微博。微头条还采取当年微博混战时的名人策略,拉拢众多名人明星入驻,还吸引了刘强东、雷军、俞永福等众多科技大佬,甚至连下周回国的贾跃亭也将微头条当成了重要的发声阵地。一些原来以微博为主要阵地的时尚娱乐自媒体,也开始向客户报价推荐自己的微头条。如今,微头条俨然成为新浪微博最强劲的潜在竞争对手,今日头条下一步要做的是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将其分拆成独立产品上线。

这次招聘内容审核人员,很可能就是今日头条原有计划的一部分。只是在原计划中的人员规模可能没有这么大,实施时间也没有这么早而已。在遇到前几天的约谈暂停更新之后,今日头条便顺势提前实施招聘计划。

这个做法不用投入太多资源成本,非常讨巧:一方面向网信办等监管部门表明自己正视问题、努力整改的积极态度,争取监管部门和用户的理解支持。另一方面提前启动内容审核人员建设计划,为未来的微头条分拆独立做准备。

阿里式多元化扩张,今年或与微博开战

从这两年的发展来看,今日头条的业务多元化策略与阿里非常类似:1、以能力为导向,而不是单纯地追求市场风口,基于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向外延伸。2、都以原来的主体业务平台为母体,充分利用平台的资源扶持新业务发展。

所以我们看到今日头条的业务扩张轨迹,是从文字资讯向视频、短视频、直播等内容产品。而今日头条这个超级APP作为母体,为旗下的新创业项目进行导流支持,有效地提高新业务的成功率。如果大家有留意过的话,就会发现今日头条的个人中心有时会在右下角和左上角之间跳动,底部的菜单也会发生变化,这通常就是在给新产品导流。

迄今为止,今日头条的做法效果不错,已经成功打造出了悟空问答、西瓜视频、火山直播、抖音等多个移动APP产品。它们中不乏后来居上的有力竞争者,比如火山直播在行业不景气的情况逆势增长,月度独立设备达到业内第二名;而抖音也快速成长为仅次于快手的短视频APP。这与当年阿里依托淘宝大平台的流量、用户、商家资源等优势,孵化出天猫、阿里妈妈、支付宝、菜鸟物流等新业务如出一辙。

大胆预测,今年之内今日头条就会把微头条分拆为独立APP上线,与新浪微博正面开战。届时,独占市场红利数年的新浪微博,可能会遭遇上市以来最大的挑战。对于微博用户来说,近年吐槽不断的糟糕产品体验,或将有望在竞争的压力下得到改善和提升,倒也不失是一件好事。

微头条对于今日头条的重要不言而喻,如若成功,不但意味着打入了社交市场强化用户关系,还可以成为旗下众多内容产品的重要分发平台,化解当前过于依赖今日头条的高风险。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