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3月22日,“一带一路新机遇”凡普金科北海揭牌暨凡普金科&Cashwagon战略合作发布仪式在广西北海举行。这是国内金融科技出海的一个新案例,也是金融科技企业出海热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国内金融科技企业纷纷下南洋,从支付宝、财付通等巨无霸到像凡普金科这样的后起之秀,都将东南亚视为国际化的重要市场。

国内金融科技企业为何纷纷下南洋?

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大巨头在国内打得不可开交,还将这种态势延续到国际市场上。香港、东南亚、欧美等,都是它们重要的竞争区域市场。这些巨头的出发点是国际化布局,在意的也是未来的国际化市场大格局。

比如仅仅700万人口的香港,严格来说市场规模并不算大,但两者均不惜投入远超市场规模的巨大资源展开竞争,以求压倒对手获得优势。对两者而言,若能在香港这个国际化大都市获得成功和市场优势,无疑是在国际市场树立起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活广告,并通过香港让更多的各国消费者接触、了解自己的产品,为今后拓展其他国际市场打下基础。其重大的策略意义不言而喻,甚至可以说,香港市场之争是两者都输不起的关键商战。

1

而对于众多其他企业来说,出海的目的就要现实得多,更多的是为了实现业务成长。新联在线和宜信财富是较早出海的企业,它们均早在2014年就开始进入新加坡市场。随后,中国信贷、Wecash闪银、陆金所等陆续启动了自己的出海计划。和Cashwagon的战略合作,则是凡普金科出海策略落地执行的最新进展。此外,据悉点融网、玖富公司等也有向新加坡拓展业务的计划。

非常有意思的是,新加坡、印尼等东南亚国家,成为了众多金融科技企业出海的首选市场。为何它们纷纷不约而同地将东南亚作为国际化的首选之地呢?

综合来看,主要原因应该有这几个方面:

  1. 从地缘关系来看,东南亚是与中国最近的国际市场。不仅出海拓展市场的直接成本较低,而且在人文环境、消费者习性等比较接近国内,也有利于提高出海的成功率。
  2. 近年来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带动,促进了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商业往来,客观上为国内金融科技企业创业了新的机遇。
  3. 东南亚国家政治稳定、法治有序,对于互联网金融外资进入多持开放态度,营商环境比较宽松。像新加坡、印尼等国都推出了灵活的“监管沙盒”制度,鼓励外国企业参与市场竞争,早期进入市场显然机会更大而且风险较小。

技术服务有优势,但国际化能力不足

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金融科技市场发展得较早,而且成长非常迅速。这当然与国内之前传统金融市场基础薄弱有着一定的关系。当互联网新技术遇到了尚未开化的市场后,二者发生了强大的化学反应,使得原本落后的中国金融市场反而获得了独特的后发优势。

因此,当欧美等发达国家还停留在银行卡体系时,中国却提前一步进入到无现金时代。不是说欧美的现有金融体系产品和服务落后,而是国内的第三方支付方式更快地适应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趋势。

由于率先进入无现金时代,庞大的用户基础和海量的交易大数据,支付、理财、保险、消费信贷等不同的业务类型,以及城市、乡村等不同特性的区域市场等,让国内金融科技成为全球业务类型最丰富、发展最有活力的生态市场。国内金融科技企业在这个复杂多变的大环境中竞争,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和学习,快速提升了自己能力。

1

相比尚未接触到无现金社会的国外同行,无论在技术和服务上,国内金融科技企业都具有一定的领先优势。在乐观进取的企业看来,国外几乎都是等待开发的蓝海市场。像东南亚国家,整体上可能就相当于5-8年前的中国市场,繁华的城市和偏僻的乡村现状也与国内的情况极为类似。只要吸取原先的教训,充分发挥之前的成功经验,把产品和服务做好,国内互联网金融企业就有可能在这些潜在的新兴市场获得成功,切下相应的市场份额。

海外市场前景看起来很美好,但同时不可忽视的是,大多数国内科技金融企业存在着国际化经验不足的短板。其实,缺乏国际化能力并非是国内科技金融企业独有的现象,而是国内企业的通病。目前中国企业在全球的品牌影响力整体上仍然比较弱势,即便是强大如支付宝、财付通这样的企业,它们的国际化道路仍然走得非常不易,何况其他企业。

对于出海志在寻找发展空间的众多国内科技金融企业来说,技术服务应该不是太大的难点,如何提高自己的国际化能力才是决定出海策略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

技术服务优势+本地化,可能是最佳打开方式

企业的国际化策略有多种方式,根据各种百科可大概归纳为以下四种:产品出口策略、契约协议策略、对外直接投资策略、国际策略联盟。

金融科技作为非实物商品的服务产品,显然不适合第一种策略,只能从后三种进行选择。不过,在实际运作中,国内的科技金融企业多采取的是直接投资和国际联盟。契约协议策略用得很少,可能与服务产品的特性、企业的品牌号召力不高(支付宝、财付通除外)有关。

比如,陆金所是通过旗下的陆国际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进入新加坡市场,中国信贷则是通过收购当地持牌公司Havenport获得了基金管理交易的资质。直接投放这种方式的优点是拥有完全的主导权,决策响应快,执行策略比较彻底,缺点是熟悉、适应本地市场需要较长的时间,容易被对手占据先机。

1

不过可能还是联盟策略运用得更多一些,通过与拥有当地丰富资源的企业合作,能够快速推动业务发展。像支付宝在香港就是采取与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和记合作,2017年9月26日宣布双方共同组建合资企业,来运营电子钱包“支付宝 HK”。在此之前,Wecash闪银宣布与印尼本土投资机构PT Kresna Usaha Kreatif以及基础设施服务商PT JAS Kapital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拓当地市场。

凡普金科的出海策略综合了直接投资和国际联盟的双重特点,显得有些有所不同。凡普金科没有选择直接出海,转向以资本驱动和技术合作的新形式,希望通过利益深度捆绑来实现策略目标。凡普金科先是在2017年12月对Cashwagon进行了战略投资,后者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金融科技公司,致力于运用先进的技术为东南亚地区的用户提供金融服务信息。然后凡普金科再与后者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通过后者将业务范围以新加坡为中心拓展到东南亚市场。

不难看出,在出海策略选择中,多数中国金融科技企业都非常重视本地化的关键因素。本地化和国际化往往是一个硬币的双面,因此充分发挥自己的技术服务优势+业务本地化,可能是目前开拓东南亚市场的最佳打开方式。

东南亚只是金融科技企业出海的第一站

之前互联网行业,创业常常是Copy to China的模式,但随着国内移动互联网发展日新月异,渐渐出现了国外企业to China Copy的模式。国内互联网金融市场上的先行和繁荣,使得to China Copy成为国外金融科技企业的模版。而国内众多金融科技企业的出海,则是另一个版本的自我复制。东南亚应该是它们出海的第一站,在获得成功后将会以此为跳板进入更多的国际市场。

而成功走出去的中国金融科技,将像支付宝、微信支付那样成为中国的新名片。我们希望不只是巨头获得成功,而有更多的其他企业,能够依靠技术服务优势在国际市场表现自己的风采,让名片摞得越来越厚。

【作者介绍:蚂蚁虫,科技评论人,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蚂蚁虫(miniant-cn)】


上一篇: 酒店预定乱象责任在平台,唯有信息对等方可终结
下一篇:区块链手机反衬中小品牌困境,国产手机或显现两极竞争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